传奇私服文章
传奇私服文章

做自己与别人生命中的天使

来源:sf256新开传奇私服网 作者:sf256.com 时间:2010/4/1 13:01:03 Tag: 点击:
做自己与别人生命中的天使 

  严长寿 

  找到自己的价值 严长寿都丽致饭店总裁 

  2005年,应台湾大学校长陈维昭的邀约,我在台大的毕业典礼上做一场演讲,这是陈校长在卸任前最后一次主持毕业典礼,他很希望我给孩子们一些祝福。那是一场有七千多名毕业生外加来宾和家长的演讲场合,莅临的贵宾有立法院长王金平、当时的行政院长谢长廷,还有全台湾最顶尖的教授及学生们,我一个没有读过大学的企业人士,要去面对这些菁英人物做演说,心里十分忐忑,压力也非常大。 

  就在心里揣著这件事情时,当时的台南艺术大学黄碧端校长也来邀约,希望我能去参加南艺大在同一天下午举行的毕业典礼。我第一个反应是「不行」,同一天的时间南北两场,台大的演讲已经让我焦虑,实在没有时间准备另外的演说;再者,尽管我有许多好友都是艺术家,我对他们也充满了尊崇,但是面对这些即将走出校园的年轻艺术家们,我何敢夸夸其谈? 

  黄校长感受到我的犹豫,毕竟是教育专家,他不压迫的给了我考虑的时间。几天以后,有一些讯息在我脑袋里萌芽发酵,思路越来越清晰,我不但答应了这场演说,甚至心中充满了期待。 

  六月四日那天,早上我在台大演讲结束,立刻搭飞机南下,来到南艺大。 

  到了会场,可以想见,空气中浮动著青春的欢欣愉悦,一个个戴著方帽子的青年朋友们端坐在台下,却压抑不住雀跃的心灵,骚动的、轻佻的,今天是属於他们的日子,船即将扬帆了。 

  台上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今天他们是初次掌舵的船长。 

  看著台下一张张年轻艺术家的脸,我有满心的祝福,但是在船离开避风港之前,我想他们还需要最后一次叮咛。 

  於是,我提出了第一个问题,我说:「亲爱的同学,首先我恭喜大家今天完成了阶段性的学业。我今天从台北赶下来,如果大家原谅我的直率,请让我用最真实的语言与你们沟通……」前排的同学不说话了。 

  我接著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想今天毕业典礼结束,从明天开始,你们之中,至少有一半的人是找不到工作的!而且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找到工作!」中间几排交头接耳的同学也安静了,我看到几百双眼睛盯著我,眼睛里有不解、有疑惑。 

  但是震撼教育还没结束:「更残忍的一点是,可能台湾根本没有给艺术家工作的机会!」这时候,全场的同学都静默了。 

  这是什麼日子?台上的讲者给的不是璀璨烟火,却敲了一记警钟。 

  我没有放松,继续说:「亲爱的同学,如果你认为过去你在学校所学的一切,只是一个谋生的工具,你将会非常失望!」 

  毕业就是就业考验的开始,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拥有的是什麼工具,仅仅把所学当工具「换口饭吃」,投入社会后你不仅会失望,可能也要遭遇一连串的打击!你想要进国家的两厅院工作,会发现已经有一群国外深造回来的高手在排队等著职缺;你想要开音乐会,却借不到场地,即使借到了四百人的场地,你会发现竟然找不到一半的观众入场;你想要开画展,没有人青睐;你想要加入舞团跳舞,但微薄的薪水连肚子都餵不饱。 

  你会发现自己茫然的站在十字路口,挫折感压得你挺不起胸膛,接连的打击让你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你对自己过去所学的开始疑惑,甚至你会认为在学校的一切都变成无意义的投资。於是无奈的选择之下,学音乐的同学就去教下一代学乐器,教授结束,你再鼓励他们去考音乐系,考上音乐系好不容易又毕业了,他们跟你一样仍然面临找不到工作的窘境,於是他们又只得再去教下下一代学音乐!周而复始,每下愈况。 

  「各位同学,这真是一个非常没有成就感的工作啊!」空气凝结了。骄傲收起来了。我还看到一张张布满焦虑的脸。各位同学啊,问题在哪里? 

  如果,你认为你的所学,只是一个就业谋生的工具,而不明白它真正的价值,那麼毕业后,未能立刻找到工作,你没有权利抱怨,没有人欣赏你的音乐,你没有权利抱怨,没有人买你的画、没有人看你的舞蹈,这个时候,你也都没有权利抱怨!「因为,你们真正拥有的,不是一个『谋生的工具』,而是一份『感动人的工具』!」 

  这个感动人的工具,除了用来谋生就业,真正重要的是,你自己花了这麼多的时间在这工具上,你自己是否曾被它感动? 

  如果这感动人的工具,在你的胸中有股澎湃激昂的力量,你会不会急於将此工具用来感动人,尽到感动人的责任?你是不是心甘情愿、甘之如饴的想要影响更多人「投入」这个认知,而且把艺术变成滋润生命的工具?尤其当你看到台湾的社会在这麼浮动的时候、价值观这麼混乱的时候,当上从高层的领袖、下到基层的公务人员都因为缺乏人文素养,而无法让自己的心绪安定下来的时候,其实这个社会是非常需要你们这样的艺术家,走向社会、感动别人,帮助人们找回沉静思维的力量。 

  但是如果你自己都不清楚自身的价值,不了解自己所拥有的工具,你就没有权利抱怨! 

  改变你的心态,走向台湾每一个偏远的角落,用艺术去感动每一个需要的人们!这时候你会发现工具不只是工具,这时候你会发现生命从这一刻开始有了意义、世界从这一刻开始才是你的! 

  台下响起了如雷的掌声。 

  同学的眼睛发出了热情的光亮,微微闪著泪光。 

  第二天我收到了许多同学们的信件。他们告诉我,学习了艺术这麼多年,懵懵懂懂,昨天的演讲竟如当头棒喝,让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演讲终会结束,那些回响却教我久久难忘。我想台湾有更多的年轻学子们需要一些鼓励、一些提醒、一些叮咛,这是我决定再次写书的初衷。 

  台湾没有理由让「政治」变成生活唯一的希望,大家都在等,等接任人的立即表现,等下一场选举、等一次翻盘的机会,把责任、把契机都交给选票去决定。可是,亲爱的年轻朋友们,我们有多少时间可以这样等待蹉跎?只有你是你自己的天使,为什麼我们不能在等待政治人物改变的同时主动去审视自己、审视环境,找出自己的优势、自己的责任,告诉自己应该怎麼去面对! 

  如果说《我所看见的未来》是对有权力、有影响力的人以及关心台湾的朋友一些献曝的建言。那麼这本书就是给所有即将踏入社会的青年人一份真诚的礼物。 

  用热忱激发你巨大的能量 

  热忱如何而来?其实它早已存在每个人的心中,当你能对最小的工作环节抱持著用心的态度,热忱就会被勾引出来,然后你会发现原来热忱是用不完的,你越激发它,它就越能产生巨大的能量。 

  关键字:热忱! 

  在说明热忱之前,我想先提一个故事。 

  有天晚上,我看到电视制作人王伟忠,和他旗下的几个模仿艺人接受访问。 

  谈起工作,那些艺人七嘴八舌的爆料,说工作中的王伟忠就像个暴君一样,每个人都曾经被他狠狠地「修理」一番。据说有个女编剧,当初她把写好的剧本拿给王伟忠看,王伟忠没翻几页就把剧本往地上用力一丢,大骂「写什麼烂东西!」她吓死了,只得一边哭,一边趴在地上改写。 

  另外一个艺人九孔,他一心想演戏,就跟著朋友进到摄影棚,希望能有机会在萤幕上露个脸。去了几次,总是被晾在墙角。 

  有一天发怒的王伟忠突然一回头看到他,觉得这个人怎麼长得这麼奇怪,大声咆哮:「这个人是谁带进来的?」现场没人敢回话,九孔更是愣在那里吭也不敢吭一声。王伟忠瞪著他,随口就说:「没有角色可以给你演。想演戏,你就演只『蚊子』吧!」 

  现场一片静默。事情至此,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有些人会觉得简直是奇耻大辱,我是来工作的,不是给你羞辱的,大不了不做了可以吧!转身就走,从此死了这条心。 

  但是九孔选择了第二个可能。他愣了几秒钟之后,脸部肌肉开始抽动变化,他眯起眼睛、尖起嘴巴,双手当翅膀飞舞,口中发出了嗡嗡的叫声——他真的演活了一只蚊子!当然,他也得到了工作。 

  访谈中还有邰智源、郭子乾等艺人,也都有自己的演艺工作「心酸史」。 

  这些人都是很皮的人,但无论是哪种机会,即使要他在地上翻滚,要他尽可能的丑化自己、演一只蚊子,他都愿意。为什麼?难道真的有人愿意被人羞辱吗? 

  当然不是,而是对他们来说,对这份工作的热忱,超越了自己在这过程中所遭遇到的无论是体力还是心智上的劳顿。在这些成功表演者的心中,没有所谓「羞辱」,有的只是「考验」与「我一定要通过考验」。 

  因为热情、因为他们热爱演艺工作,使他们接受一切合理与不合理的磨难和试炼。是「接受」,而不是「忍受」。如果你在忍,表示你工作的热忱还不够大。 

  无论从事哪个行业,光有能力还不够,光是梦想也没有用。有没有全心全意投入的热忱,才是工作成败最重要的关键。 

  第十一章 拥抱天空下的星子 

  生命中随时都有让人感动掉泪的事,他们像是上天一不小心失手坠下的星子。有时我会觉得为什麼不多做一点?多付出一点?也许你伸出一只手,也许只是轻轻一扶,重新让他们站上天空,这根本不是了不起的事,但你却得到了整片星空。 

  1.一封来自母亲的信 

  2007年5月2日晚上,我在台中有个约会。约会是很早就定下的,与业务无关,我要和两位素昧平生的母亲一起吃晚餐。 

  去年我收到了一封信,信中附了一本我的书,写信人希望我能帮她在书上签名,并且写几句鼓励的话,因为她要把这本书送给另一个人。 

  我被她的信吸引住了。她说她是一位三十几岁的妈妈,平常工作时间较忙,就把女儿送到安亲班给老师带。安亲班里有个五十几岁的女老师,是一个有教育热忱又很有爱心的人,老师非常疼爱她的女儿,就像亲孙女一样照顾,让她感到很放心、很安慰。 

  有一天这位老师请假没上课,后来辗转得知她得了脑瘤,这位三十几岁的妈妈就马上去安慰她。 

  人生的道路上有千百个转折,两个非亲非故的人,竟然在不同的转折点上,找到了生命的共鸣。 

  那一天,她们聊到抱头痛哭。有感於这位老师为自己女儿的付出,这位妈妈就对老师说,以前你照顾我的女儿,现在请你把我当作你的女儿,换我来照顾你。这位曾经在荣总工作过的妈妈,於是每回陪著生病的老师去医院看病。 

  接下来的日子,这对忘年之交就像亲人一样,互相扶持,互相照顾。后来有一次闲聊到阅读,才知道她们还有一个共通点,她们都是我的忠实读者。 

  这位妈妈心中就有了一个主意,她想给这位老师一个意外惊喜,送她一本我的签名书,让她在病中得到安慰与鼓励,於是就写了这封信给我。 

  看完这位母亲的信,我的心马上热起来,我感动於这样人与人之间的爱与慈悲,老师爱护学生如同孙女、妈妈照护老师如同母亲,我们的社会缺少的不就是这种互相亲密、互相扶持的力量?於是我不但寄回我的签名书,我自己也想给这位安亲班的老师意外惊喜和鼓励。 

  我回信告诉这位母亲,我说我觉得单单一本书好像是不够的,能不能让我也来加入惊喜行列,由我作东,请你们一起到台中亚致酒店住宿一晚,当晚我也会出现,然后我们一起有个晚餐约会。 

  这位母亲立刻又回信给我,她说她从来没想到只是因为一封信,我竟然就给她这麼大的惊喜与力量。其实我想告诉这位母亲,她才是了不起的。我不过是花一天晚上的时间陪她们,而她付出的岂只时间而已。 

  后来因为老师治疗肿瘤必须开刀并接受化疗,我们好不容易才敲定了时间。 

  见面的那天,我依约驱车前往台中。我的心里其实带著一个小小的黑影。那是刚刚得到消息,因为我反对兴建苏花高的态度,隔日将有立委带著花莲的乡亲北上到亚都饭店来举牌抗议。 

  会发生什麼事情?会比举牌更激烈吗?我不知道。直觉告诉我,这样一个约会,我不能缺席,即使隔天有许多纷扰的事等待著我去面对,但是有什麼比这件事更重要的呢? 

  我跟这两位母亲见面,表面上像是我在鼓励她们,可是我心里很清楚,被鼓励的人是我,她们跟我分享她们的心情,分享她们那种人与人之间的关怀与信赖,这些丰厚的情感,她们毫不吝啬的给予我,让我感动。 

  她们帮助了我,让我看到人心之间真诚对人的一面,也让我觉得我的生命更有意义,当我还有一些残余的价值可以付出的时候,就应该坚持去做对的事。 

  我看著她们的笑容,即使知道隔天我会看到为了苏花高、某些不同立场人物的表达,但她们的笑,让我觉得世界还没那麼悲观,即使是面对与自己看法不同的人,也还值得多付出一些宽容与体谅。 

  2.丈夫的眼泪 

  九二一大地震过后,我到灾区去做了几次演讲,除了谈到如何重新包装南投,振兴当地的观光产业外。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发生这样的灾难,人们最需要的是关怀,所以我想去跟灾民们站在一起,鼓舞他们。 

  演讲之后,有一位灾区母亲写信给我,她说因为听了我的演讲,所以想看我的书,她去书店找到了,但站在那里却犹豫了。 

  一只手捧著书看,一只手在口袋中挣扎著,那里是一家人的生活费,买书是多麼奢侈的浪费。一次一次她走进书店,站著阅读,然后离开,最后才靠著每日省下的一点点菜钱,终於买了书。 

  (很久以后,新闻报导某家百货公司门前,有一群为了抢买名牌包包的民众竟然打架、践踏,甚至送医。我突然想起在台湾地理中心曾经有一位母亲,面对著残破家园,她在生活粮食与精神粮食之间,踌躇又徘徊的身影……) 

  她写给我的信,字迹清秀,工工整整,足足有六七页长,说著她自己的故事。她说她先生是农专毕业的,她自己则是高中毕业,还有一双儿女,一起经营家里留下来的茶园,生活恬淡平实,不忮不求,她以为,生命应该会这样好好的走下去。没想到夜里的一场天摇地动,震碎了一切。 

  她的房子全垮了,茶园灌溉用的水塔也倒了,更不堪的是整片茶园横切裂开来一个地缝,一切都完了。什麼都没有了。 

  不得已,他们只好到临时搭建的组合屋住了半年。之后,政府拨放补助,於是他们想回到原来的地方从头做起,重新再来。但当时补助钱不多,他们必须贷款,再跟朋友借了一些钱,才把房子盖起来。原本在餐旅学校读书的女儿,很懂事,因为经济因素休学,到溪头的米堤饭店打工,多少补贴一些家用。 

  心伤仍在,但他们很努力的一点一点缝合。正当一切似乎都有了新的希望,没想到地震的余悸犹存,台风又来了。 

  2001年的桃芝台风,从花莲秀姑峦溪登陆,横扫花莲后,越过中央山脉,一路扑向南投。连续六个小时的豪大雨,引发严重的土石流,瞬间吞没了屋瓦房舍、农田林地,带走两百多条人命。 

  又是一夕之间,女儿打工的米堤饭店被巨大的土石流淹没,接著他们重新盖好的家又垮了。 

  重建家园的梦又破了、碎了。什麼又都没了,还留下债务。 

  那天清晨,她看见她先生站在已经倾倒的家的后院。一个大男人眼泪一直掉一直掉,然后自己擦眼泪,手一擦,眼泪又掉了更多……。 

  她在信中说,作为他的妻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麼安慰他。她说:「总裁,可不可以请你帮我写封信给我先生,给他一些鼓励。」 

  这封信看得我热泪盈眶,立刻就写了回信。 

  我跟她的先生说:你或许是一个非常不幸的人,失去了家,失去了事业,失去了许多有形的财产,但是我却也看到了你拥有许多有钱有势的人都得不到的富有。 

  你拥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女儿,愿意为了家庭放弃学业;你更有一位这麼体贴的妻子,她如此关心你的感觉,深怕你无力振作,希望我来鼓励你,希望带给你希望与力量。 

  面对命运那样无情摧残的这对夫妇,我的信多麼卑微。 

  我们落榜、我们失恋,我们被上司构陷、被同侪排挤,我们志不得伸、我们一分努力得不到一分收获,我们颓废了、就要放弃了。但是我们不曾想过,有一家人被命运的手操弄著,在黑暗中连续两次把根都拔除,那样的挫折如何承受?就连对他们敞开心肺大喊一声加油,都会被淹没在滚滚的巨流中。 

  我只能尽我的力量有时间便写信,看到国外好的茶叶产品就寄给他们参考。 

  我没有想像到的是,几年的光阴过去,这家人展现了惊人的韧性,他们不但又一次重建了家园,也重建了茶园。在裂缝的土地上,长出了向阳的新茶。 

  不时我会收到他们寄来新采成的茶叶,这家人正朝著精致产品的方向努力。沏一壶茶,一心二叶在滚烫的水中缓缓舒展,我的心又一次热了起来。 

  他们一定不知道,他们是我心目中的天使。 

  3.天使小孩 

  关於九二一,还有另外一个故事。 

  很多年前我因为手汗的症状,到医院做胸腺的开刀,一大早开刀房的门口就有很多人在等待,有些是等著开刀,有些则是一脸焦急的家属等待自己亲人开刀的结果,那时我太太陪著我。等我进了开刀房后,我太太看到有位母亲在一旁不停地掉眼泪,看著一个年纪很小的小女孩被送进了开刀房。 

  我太太忍不住就去安慰那哭泣的母亲,原来小朋友得到的是一种罕见疾病,一开始肌肉无力、肌腱的反射缓慢,最后肌肉一点一点的消失,直到骨化。 

  等到我从开刀房被推出来到病房,全身麻醉渐渐退去,呼吸时伤口还非常疼痛,我太太就急著告诉我,刚才在开刀房外遇见的事。她说等你稍微好一点,我们一定得去探视隔壁病房的母亲和小女孩,看看能否帮上什麼忙。 

  隔天,我可以下床了,就忍著痛,跟她一起去探视。我看著那镇日守著孩子的母亲,担忧疲累全都写在脸上。我想既然是这麼罕见的病,除了已经有的治疗,也许可以尝试多方谘询第二个意见的诊治,而且她们家不在台北,车程奔波格外辛苦,就提出建议,安排她们住到亚都饭店,并请托我熟识的医师帮忙做了深入的检视。 

  这样在几位不同医师的联手下做了几次医疗,虽然没有使小妹妹的肌肉完全恢复。但幸运的没再恶化,她们也就回去了埔里的家,之后很久没有联络。 

  然后九二一地震发生了,地震那天晚上,我心里头立刻想起了在震央的她们,我试著打电话到她们家,但已经没有人接电话,我只能暗自祈祷希望她们母女平安无事。地震后大家忙著救灾,九二一不是中部人的事,这块土地上的人都不能置身事外。 

  那时台中永丰栈丽致酒店的苏国垚总经理跟我联系,他说灾区缺乏食物,於是我就快速集合了台北的旅馆业,把所有的救灾物资集合到滨江公园,叫了好几辆卡车,火速运到中部,然后由苏总押车,深入灾区发送。 

  当饭店同仁在那边照料灾民用餐,其中有位灾民看到苏总,就问他说你是亚都饭店的人吗?苏总说是啊是啊,那个人黯然的说:我认识严总裁,你可不可以帮我告诉总裁,我的小朋友在地震时被压死了…… 

  我接到消息,一时之间无法言语。 

  我想到人生的无常,生命真的是太脆弱了,好不容易逃过病痛,却躲不掉天灾。这小女孩让我久久无法忘怀! 

  等到又过了一些日子,有一次我到台中的大学演讲,演讲结束,正在帮同学们签名的时候,突然其中有位女同学拿了一封厚厚的信交给我。她很客气地说,严总裁这个请你等一下看。当时还有学生在排队,我也没多想,就将信收到口袋里。 

  等我上了车离开学校,猛然想起这封信,连忙翻出来阅读,原来交给我这封信的女孩竟然是那个小妹妹的姐姐。 

  她说:严总裁,我妹妹已经变成天使了,但是我很想告诉你我们从来没机会说的话,我妈妈跟我的家人都非常感谢你,感谢你对我们的关怀…… 

  我的眼眶红了!我自认为什麼都没做。 

  生命中随时都有让人感动掉泪的事,有时我会觉得为什麼我们不多做一点、多付出一点?当你看到因为你伸出的一只手,也许根本没有什麼了不起的事,可是你所得到的竟然这麼多,你自己是最大的受惠者。 

  这并不是说因为你得到别人的感谢而觉得受惠,而是在同为人类的处境,我们必须共同创造人性美好互动的可能,我们同情、我们慈悲,当我们肯继续对人付出关怀,这种美好就会存在,如此我们的社会就永远会有希望,会有未来。 

  结语:生命的价值 

  很早之前,我就为自己预立了遗嘱。 

  简简单单一百个字,竟然也就交代完毕,无愧也无憾。 

  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受电台记者的访问,记者问我的座右铭是什麼。我说座右铭从小到大每个时期都不一样,讲起来真说不完。他接著又问,那你的墓志铭是什麼。我不假思索,立即回答:「我没有墓志铭,因为我连墓碑都不要!」 

  记者睁大眼看我。 

  我告诉他:「我早就写好了遗嘱,等到那一天来临,就把骨灰撒向大海,什麼都不需留下,一切简单就好。」 

  这样的决定,并不表示我是一个洒脱的人,而是我想强调,当你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重点不是做完之后有没有人会记得你。 

  你生命中所做的每件事,不是为了要留下碑文,期待别人的怀念或是歌功颂德;你的奋斗、你的努力,尽管除了天地,无人知晓,你都仍然愿意以同样的热忱去付出。更重要的是,你自己是不是在当下充分享受了那些付出的过程。 

  涓涓滴滴,如人饮水,只有你自己静下心来时最知道。 

  在人生最后的终点上,不管你从事何种行业,你是个总裁、公务员、艺术家或是劳工。我们要问自己的是:我有没有因为乐在这个「位置」上,而让自己的生命变得充实而丰满? 

  生命的价值不在於一个人的名声、财富、权势的有无,也与伟大不伟大无关,而是你是否认真的在过程中尽心尽力,让自己没有遗憾。 

  我想举两位我非常钦羡的人物为例,他们都把自己发挥得淋漓尽致,充分展现生命的光彩与活力。 

  第一位是大家所熟知的美学大师蒋勋先生。蒋勋在绘画与文学方面杰出的成就不需我多说,众所皆知。五十岁那年,他决定辞去东海大学美术系系主任,专心做一位「自由人」。 

  系主任是多少学者想追求的职位,它象徵著在学术上一定程度的肯定与位阶,有好的名声、有稳定的生活。事实上蒋勋也乐在教学,带领著学生上山下海寻访美的感动。然而最后他选择不要了,很多人无法理解,不少人会问:「为什麼?」 

  为什麼?因为蒋勋觉得生命中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比系主任的头衔更值得去追求与探寻。 

  他一方面专注於创作,每年空出一段固定的时间潜心绘画;另一方面他南北各地演讲,著书不断,就为了致力提升民众美的观念与实践,让更多的人能够来欣赏生活与艺术的美。这些年来,无论是他的画展,或是演讲、著述,都吸引极多的观众与读者,影响广大,蒋勋让「美」重新在我们的生活中活了过来!这种成就有时候是无法以数字度量的,但正因无法度量,这样的心更显伟大! 

  第二位是前亚都饭店的总经理苏国垚先生。国垚是我非常得力的左右手,也是我极力培养的接班人,就在他即将在事业上达到高峰时,却毅然决定要离开他耕耘了二十多年的旅馆服务业,声望与权力都在眼前,一蹴可几,他却不要了,很多人也不敢相信。 

  大家也很想问:「为什麼?」 

  为什麼?我百般地慰留,但也在与他沟通的过程中,对他充满了敬意。 

  苏国垚告诉我,他对自己的生命规划很清楚,工作二十年,接著教书二十年,努力学习了、也要认真付出,然后一生也就足够了。我记得那时,台南丽致饭店刚要开始,他受我请托,勉强将计画延后了两年,等饭店营运稳定后,他毫不恋栈,立刻打包到高雄餐旅学校教书。 

  他所追求的并不是一个「职位」,在乎的也不是「薪水」,而是让自己的生命更完整,且因为给予而熠熠有光。 
本文[做自己与别人生命中的天使]由sf256.com于2010/4/1 13:01:03录入本站!欢迎更多朋友投稿!
上一篇文章: 适合的圆满 下一篇文章: 早教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