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私服文章
传奇私服技术

落叶飘飘(二)

来源:sf256新开传奇私服网 作者:sf256.com 时间:2010/4/23 18:31:35 Tag: 点击:
 4 

   每个人都会有幻想幸福的渴望,但是不要太沉迷,否则变故到来受伤的永远是你自己,最终难以寻回一个真实的自我...... 

  接下来的日子,或许如果置身其中,你会感到莫名其妙的幸福,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筱筱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感到太幸福了,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我的光棍家庭好像重又找回了家的温馨,让我似蜜月中一样......直到后来筱筱才告诉我,我的逃离,使她重又认识了我,我是对妻子与她人负责的男人,不应该有目前的境地,假如那晚我做了......,当然她说她不会拒绝,只能是对我收留的报答,她认为自己没有看错我,我是懂得爱,也值得爱的人,我应该有幸福,唉,我无声的叹息,筱筱何曾知我,谁又知我,连我自己是否能够知我,还是未知数....... 

  筱筱的厨艺很不错,每一天我们都能吃到可口的饭菜,我亦找到了往日的活力,这一天我们正在愉快的吃着午饭,一阵的敲门声打断我们“有客人吗?”筱筱用探寻的目光注视着我,“嗯,好像”我不置可否,因为自妻子出走两年多来,我的朋友均为上门,追其原因,他们认为我妻子的出走,与他们有一定的原因,虽说我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而感到愧疚,而且在以不同的方式找寻,可无论如何总是大海捞针,而渺无音讯。“嗒、嗒”又是两声闷响,“你先吃饭吧,筱筱,我去看看”不等她反应,我下意识的顺手带上餐厅的门,可能是我不想我的朋友见到筱筱,而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当我打开房门,见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你是......”我疑惑着。“哦,您好,我是海涛律师事务所的杨松律师,您是肖伟肖先生吗?”我不禁回头望了望刚刚顺手关上的门,是他吗?筱筱的那个男朋友杨松吗?她又如何知道小小在我这儿,又如何知道我的姓名和住址,是筱筱告诉他的吗?我满腹狐疑着......“我能进来说话吗”杨松的问话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哦,可以,当然可以,请进”当我为坐在客厅的杨松送上一杯茶水时,他又开口了“不用忙了,我今天来打扰您是有一件事”。“你说”我下意识的又望了望餐厅的门,我不知道,这个杨松是不是筱筱的杨松,他到底来做什么,为筱筱吗?我在等他说出答案,但杨松似乎有所警觉“哦,肖先生在吃饭吗?”“是,哦,不”杨松笑了笑“那我就简单说明我的来意了” 

  “啊,好你说” 

  “肖先生,是这样的,您和吴茜女士是夫妻关系吗?” 

  “是啊”我不解,你来找你女朋友,何必牵上我的妻子,但我不免好奇,毕竟两年多来,第一次有人知道妻子。 

  “是这样,吴茜女士来我们事务所委托我找你谈离婚的事” 

  “啊”我惊叹,头一下炸开了“吴茜在哪儿” 

  “这个问题请恕我不能奉告,因是吴茜女士再三交待过的,不能对您明示她的行踪,我是来通知您,吴茜女士的意见,她说您们可以协议离婚,当然是在双方有协议意向下,哦,对了我这里有拟好的协议书”说着他自随身公文包里取出一张纸,上面有秘密麻麻的字,应是协议内容吧。不顾我怒视的目光,将它放在茶几上“肖先生,您看看,是否合理,我知道,您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不过我想告诉您的是,吴茜女士离婚决心已定,无可反悔,不然的话,她说您们会在法庭上见,我自认为您们既然感情已破裂,还不如和气的离开,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并且‘婚姻法’也有此规定,我希望您考虑”“我考虑个屁,你滚”我粗俗的咆哮着。“肖先生,您太激动了我不怪您,那我先走了我真诚的希望您好好考虑我的话,我会和你再联系的,再见”我余怒未消,但我看见了筱筱,哭红眼睛的筱筱,她说“他是杨松”我已无心顾及这个问题,我的头脑一片混沌,两年多了,我日思夜想牵挂的妻子,让我盼来的竟是这样......让我无从面对,令我彷徨,我无视筱筱的存在旁若无人的找到酒而狂饮,直到我什么都不知道,酩酊大醉........ 

  当你对某个人或事物,不存在幻想的时候,不应该是如佛语所言给於仁爱与宽容,一度的去挽救,而是应去体味那个人或事物是否有用包容与仁爱之心改变的本质,否则受伤的是你自己......... 

  我开始喜爱酒,毕竟酒可以麻痹我的神经,让我暂时忘记眼前的一切不开心的事,因此,目前我成了酒的朋友,人也变得懒散,似乎又寻回了妻子出走以前的我,唯一不同的是,还没有和从前一样整天和朋友们无所事事的混在一起,不是没有,而是我去过,可他们似乎还未吴茜出走的事件中醒悟过来,而走出那片阴影,他们何尝知道我们要离婚的事,我也没必要说破,毕竟是朋友的一切是想为我好,更没必要去责怪他们。唉,因此还是酒好,它会是我永恒的朋友,只要我不遗弃会时时的陪伴我,而除了酒以外,似乎我还忽视了一个人,当然是筱筱,一时间成了我唯一的亲人,愈是这样,而我越是不敢正视她,真的筱筱默默的为我作着一切,自杨松造访以后,我虽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但我明显看出了她的消瘦,我知道自己冷落了她,可是,我又如何自拔,又何必为她而自拔,可有无法面对她,她哪楚楚可怜的目光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向我倾诉,可我不想去看去想去听,可是当她提到吴茜的时候,我就不得不去面对了“哥,我知道你不想理我,你的心里很苦,我呢何尝不是,为你宜为我,我不知道,你同吴茜的感情如何,也不知你在吴茜心目中的地位,可我见到你的时候,你是我心目中的好男人,至于你同吴茜的感情,我知道那是以前的事,你应......”“你闭嘴,你无权评论我们的感情”我怒目以视。“醒醒吧,哥,难道现在你还不清楚,吴茜已不是你以前的妻子,她对你已没有夫妻之情了甚至,我认为她可能有了其他男人了,我是女人应了解女人的心,只有爱上其他男人才会那样绝情,你清楚吗?”“你闭嘴,我说了你无权评论我们的感情更无权诋毁我妻子的声誉”“呵呵,好伟大,你妻子,还是吗?哥哥,我之所以这样说你,是因为你是我认定的哥哥,我不想你愚钝的堕落,现在我们俩是相依为命的可怜虫,同是天涯沦落人”筱筱眼已含泪,那种80后的年轻、维护自我、要求平等的心态开始展示,他不再是唯唯诺诺的小女孩,我不想再争执下去,我想,再争执下去的话,我会精神崩溃,于是我不再理会筱筱回到自己的房间,可她刚刚的话依然在耳畔回响,唉,我有寻到我的朋友,去热爱它很快我便开始淡忘,酒再争执下去好东西,总能在我心浮气躁是安慰我...... 

  可当我自酒醉中醒来,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镜,我不知道如何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我惊呆了 

  | 5 

  人有时候真的很可悲,可悲的连自己都不能左右自己的一切,而如同一片落叶,随风漂流...... 

   

  一觉醒来,我听到了抽泣声,随声而寻看到的是筱筱躺在我的身侧,虽有被掩身,但我感觉到了是一个赤条条的她,和一双哭红的眼睛,我的惊异,简直到了尽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几乎如坠天地深渊,我腾地坐起来,“筱筱,你这是......”我怒目圆睁,我听到筱筱哭泣的声音“不怪你.....不怪你......我不怪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告诉我?”依然是筱筱的抽泣与哽咽“不怪你.......没事,哥,我不怪你,不会的”“哦,对了,你先穿好衣服,我在客厅等你”我的态度明显缓和,边说边用被子裹住自己,捡了衣服,像个被警察逮住并听到释放的贼,逃离了自己的房间,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境如何,头脑一片浑浊,混混沌沌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唯有的就是用手拍打自己的头而祈祷,筱筱给我一个满意或者说能自容的结果,可是太久的等待,才见到筱筱,但不是和我对面而坐,而是看到了筱筱会自己房间的背影,真的,我的心在不住的往下沉,往下沉,我想哭,可欲哭无泪......唉,唯有的只能是等待,那种心情似期待宣判的死囚,而法官只能是筱筱......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一片茫然中,我看到了结果,筱筱自房中出来,可能是稍稍做了修饰,外表已不似刚刚那样凌乱,但手中多了一件她来时所带的那个旅行包,还未待我开口,她已移步到我面前,娓娓的说“哥哥,我要走了,离开这里”“啊,为什么啊?筱筱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什么原因是你要走?”“哥,好好生活吧,没有什么的,我说过无论你做了什么,我均不会怪你,算是你收留我的答谢吧”“为什么,你说清楚好吗?”我的语气涩涩的,近乎于哀求。“哥你是真不知道呢,还是故作不知,难道你一点点印象都没有吗?”“你在说什么,我不懂?”我的心明显在哭“哥没什么我希望你能好好善待你自己,忘了这一切,我走了。”筱筱在移步“筱筱,你给我说清楚,我做了什么”我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哥我本来认为没有必要再续说这个话题,那是我持久的痛,但我不怪你,现在是你强迫我增加记忆,哥,你昨晚那些勇气哪去了,那个嘴里说着什么都不管的你哪去了,不容我诉说,便是我变成了你的人到现在你却装作不知道,好像什么都没做过,我真看错了你,你真虚伪啊”。天啊,我没有抱怨过天,我只信命运,可是现在我不得不抱怨天,因为在我一丝丝的记忆里,真的寻不到一丝丝的对筱筱的不恭,可现在筱筱的表现,我知道我的确伤害了她,或许真的是酒后失忆,让我没有印象。我不知道该如何,可能唯有听从 

  筱筱的声音还在耳畔继续着“哥,你放手,让我走吧,我说过,我不会怪你的,永远不会的,可我现在难以接受的是,我心目中的哥哥,昨晚会对我那样,不容我说话且粗暴,我要走了,这样可以还你一份平静,希望你能忘了我,更要忘记昨天晚上的事,只当你在我的生活里我未曾出现过,可我却希望自己永远的记着你,毕竟你在我人生旅途中是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筱筱,可怜的筱筱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在酒醉后侵犯了她。这可能是我,永远不可能原谅自己的事,可受伤的筱筱此时还处处为我着想,我感到了自己的无可奈何且无法自容,猛然将将她拉入怀中,并抱紧了他,用手轻轻的为她拭去泪痕“筱筱,现在我知道了,可能在我在酒后对你犯了错,我真诚的请你原谅,并恳请你留下来好吗”“哥我现在非常平静,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昨晚的事我不会让你负责的哥,只是刚才你不应该不认自己所做的事我不知道是不是该重新认识你不过,无所谓了,因我要走了,全做我们不曾相识好吗?”“筱筱我的意思是……”“你的意思是什么?还是你不曾做过是吗?我诬蔑你是吗?”“不是,我的意思是,既然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我就应该对你负责,”“好了,我的好哥哥你怎么负责啊?你有妻子孩子啊,我算什么?做你的小老婆吗?好了我现在非常清楚我只是你酒后的一种寄托,精神替代品,你又如何负责,还是让我走吧,这样我们都洒脱,不是吗?”我不知该如何,是的能做的只有紧紧的抱住筱筱“筱筱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的”我将筱筱包回访中,放在床上“你休息吧,不要伤心了,并将他的行李安置好,才回到自己的房中,是啊,筱筱说的对,我该如何面对她,我该如何呢...... 

  6 

  有时候,任何一个人都会有无奈的时候,可自他从无奈中醒悟,可能面临的是更大的无奈,而自无奈中无法自拔,抱恨一生……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筱筱过得很是不自然,追其原因,无非是我的自身问题,我开始寻找解决问题的钥匙,也就是还筱筱一个公道,人都很自私,特别是男人对女人,有人说用情专一,我想,这应该是指女人,而男人则不然,可能的话男人希望将所有的女人拥入怀儿里,绝对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将一个投怀入抱美丽的女人拒之千里,尽管这个男人口里喊的是多响亮的,妻子我多爱你。但是或许是我偏见,他亦不可能将一个女人拒之门外,假如有一个,哈哈,我认为他一定是傻子;至于,谈到柳下惠的坐怀不乱,我也只有笑笑而已,那时的他是否......当然了对于古人我只有尊重得份,哪有妄加评议得份。现在,我知道,自己现在的境况,是随着筱筱的的情绪而改变,无论怎样去说,我知道,筱筱都要比吴茜强的多,它不仅年轻漂亮,且温柔而多情,更何况我现在已做了亏欠筱筱的事,当然唯一解决问题的途径便是和吴茜离婚,可是这样又叫我无从面对,自然不是吴茜,毕竟她对我已无情意,而是儿子,那难以舍弃的亲情,令我徘徊,叹息中带有太多的无奈,可不这样又如何?想到离婚,我的心情爽朗了许多,离就离吧,反正还有让我心仪的筱筱,真心的对我,我没必要作茧自缚,现在想来自己在口口声声对筱筱负责的那时,可能便有了这样的想法,于是我选择了杨松,找筱筱要了杨松的电话,找到他并同意了他的意见,只是求他找吴茜让我见儿子最后一面,当然这一切都是情理之中,毕竟我们是父子,他很爽快的答应了我的要求,并说很快,到时通知我。结束了我们的会面,回到家面对筱筱,心里坦荡荡的,因为我自认为自己为她做了牺牲,负到了自己的应负责任。而筱筱似乎比我更为高兴,我不知道她是如何想的,一脸的喜气……. 

  很快我便接到了杨松的通知,筱筱没有同我一起去,显然是在回避杨松,不想有太多的麻烦吧,于是我便见到了吴茜和儿子,吴茜较以前更丰韵,壮实的更为华丽,似一个贵妇人,我想她的境遇不错,但好像变化更大的还是儿子个子高了,壮实了,只是儿子不肯叫我,为此吴茜还还要打他,我鼻子一酸泪水几乎落下来,我拦住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好聚好散吧,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很快杨松为我们办完了一切,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签几个字,打几个手印而已,一切都是杨松事先准备好的,办完一切我也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但吴茜似乎比我更急,匆匆的领着儿子离去,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心里若有所失……我刚要离去,杨松叫住了我,他递给我一个大大的信封,说是吴茜要他转交,我推脱了半天,他很坚持,无奈带上它回到了家。 

  我不知是以怎样的心情面对的筱筱,很兴奋的一种吧,暂时忘了失去儿子的痛苦,而筱筱似乎没有什么异常表现,只是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均是我喜欢吃的,还意外的准备了一瓶酒,这是那场意外事件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当然我见到她第一件事,便是告诉她已经将离婚的事,已经办妥,可是她只是淡淡的“哦” 

  了一声说“吃饭吧”,我真的如坠雾里而不知头脑,哎,我轻轻的叹息,筱筱为我斟了一杯酒,同时也为自己倒了一杯,邀我同饮。女人的心啊,我真的不懂,我真的不知道现在的筱筱想什么了,也只有相陪静待了。“哥,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还没有想清楚。”我的回答模棱两可。“我想我该离开了,已没有留下来的必要。”是在提示我吗?我不应失去机会,连忙“筱筱,我现在已经离了婚,你留下来吧,我现在正式向你求婚,希望你嫁给我,你愿意吗?这也是我唯一可以向你负责的方式,你会考虑吗?”“哥,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过,但是需要考虑的是你,因为我的一切,你能接受吗?”我急急的“我不需要了解,我接受你的全部。”“真的吗?即使我的缺点。”“是的,我要的是你的人,我想过了,当你出现在我的视野,或许我便爱上了你”好可悲的男人,在和那个曾经口口声声爱的死去活来的妻子分手不到一天的时间,便对另一个女孩说爱;“哥,我信你,因此我接受”。还有什么比这句话更令我兴奋,我抛弃了酒杯,走到她面前,将她抱起狂吻,久久的久久的...... 

  那顿饭我们吃了好久,而且喝了好多的酒……. 

  7 

  爱是自私的,有时候因为爱多情的男男女女会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还会做出很多的局,而所有的局都是因为一个‘爱’字…… 

  筱筱说她很喜欢小雨,因我们的结合与雨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于是我们等待了一个雨日举办我们的婚礼。不要任何人参加,只愿丝丝细雨见证我们的情爱,我们相依在多情的雨中久久的久久的...... 

  新婚之夜,我真的好惊讶,因为......因为筱筱交给我的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女人,蜷缩在我怀里的筱筱,望着睁大眼睛的我,讲述了酒后的梦,完全是她自编自导的一个局,他说为了让我自吴茜的事件中,醒悟过来而设的一个局,望着柔声细语讲述故事的筱筱,在跳动的烛光中更加美丽动人,我的心有一次的震颤了,好美丽的一个谎言,给了我一个美丽的梦,难忘的谎言驾驭了我无尽的幸福,和一个重又温馨的家,我默默地叮嘱自己,要用一生一世的全部去爱她,我再一次紧紧的拥紧了筱筱,温存的进入梦乡。 

  为了我的挚爱,同时也不愿再度牵起我的烙痕,毕竟过去的已经过去或者说给筱筱带来某种追忆与不快我开始清理吴茜留下的东西,试图将所有痕迹抹去,想要将这个家完全属于我们两个人,开始新的生活,真的我也没有了权利不为我爱的爱我的筱筱这样做,毕竟她付出里太多,在一阵的忙碌中,我无意间发现了吴茜瞩杨松转交给我的那个密封的纸袋,看都未看便丢进了纸篓,我不知筱筱何时站在了我的身后,她捡回它重又递到我手中“哥哥,自那日回来,你还未看过啊?没必要这样做,真的,假如你为爱一个女人,而将你曾经挚爱的女人试图忘记的话,你不该是我所爱的,因为,作为女人我清楚,原因很简单,如果有一天你在度认识另一个女人,是否,我也会向你前妻一样,被你忘得干干净净呢?我要求并不高,只求你心里有我就满足了”我的手抖动了一下,接过来打开,我晕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叠叠人民币,我将它们倒在书桌上,筱筱自然不亚于我的吃惊,睁大眼睛看着我我赶忙再一次的探寻那个纸袋,希望能找到答案,出现自我手中的是一封信。 

  肖伟: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远离这里,让我向你说一句对不起真的,我不知道,这点钱是否能在你心里输回我的过错,也不在寻我同样不会找到我的,几年前我出走的那个夜晚,其实我就在娘家,我听到了你的嘶叫和拍打门声,我几呼忍不住,想同你一起回家,但是我还是想让你醒悟而改变自己,成为一个有责任感的好丈夫、好父亲。索性也就此时间出去散散心,到时再回来,我带着儿子来到西安。一件偶然改变了我的一切,或许是旅途劳累还是心里憔悴的原因,使自己没有了防备的情况下将随身所带的钱分文不剩的被偷了。这一急非同小可,我拉着儿子漫无目的走在街头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当我醒来的时间自己躺在医院里,是好心的欧阳先生开车经过这里救了我和儿子,当时好想打电话给你,可我把事情弄的一团糟又有何颜面对你说,于是想在自己出院后找份工作挣钱还给欧阳。好心的他坚持要把我们送回家。我又撒了一个慌,无奈的欧阳将我们安置到自己的公司,让我做一名打字员,并且非常关心我们母子,有一天我轮休,在屋里落泪,欧阳来看我并安慰我,想起自己的一切,不禁在扑入他的怀中哭泣起来,谁知道这时候他的妻子赶来见此情景转身就走,意外发生了,到了路上出了车祸死了,女儿也不问青红灶白离他而去,好好的一个家因我而散,我好后悔,我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照顾来补偿,好了肖伟再一次说一声对不起,将来儿子成人后,我会送还你那里的,再有在咱家挂的婚纱照里还有5万的存款。密码是儿子的生日,最后祝你早日找到你自己的快乐,忠心的祝福你。再见。 

  吴茜哭笔 

  我将信交给筱筱,没想到筱筱看后却哭起来,口里不停的念着“是她是她”我如梦方醒,吴茜竟然是筱筱故事中的那个女主人公,我眼前一黑几呼晕倒。屋外又下起了雨,敲打着窗外的玻璃,我紧紧地拥抱筱筱想驱走彼此间的那份寒意...... 

  尾声 

  想选择一份陌生,将一切遗弃,去重新面对,筱筱曾说过喜欢珠海哪个城市,想去那里定居。不几天,心思落叶,步履匆匆,我们夫妻踏上了南去的列车…… 

  忘我终稿于徐水 

  2010年4月 
本文[落叶飘飘(二)]由sf256.com于2010/4/23 18:31:35录入本站!欢迎更多朋友投稿!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