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私服文章
仿盛大传奇SF

爱情时显得卑琐 放荡时显得坚贞

来源:sf256新开传奇私服网 作者:sf256.com 时间:2010/8/25 14:31:25 Tag: 点击:
最近总是有大学生和来访者问我关于一些感情和性的问题,生活中也是高频率地被追问。除了尴尬还有厌倦,这样的问题智慧的人都给了圆融的答案,何苦需要我再次复制粘贴进大伙的耳朵。厌倦的原因是,那些答案,是先哲、是圣人、是前辈的谆谆教诲,而非我本意。 

  其实,在以往的文章里,我多少流露出一些对母亲和父亲不同的情感,这是成长的烦恼和经历,没有它们我不能称之为我。现在我更感激母亲,如果不是她,我不会如此有胆量做真实的自己,她的反面模板,让我成为了一个与她相去万里的女子,很多时候,我对女性有着苛刻和无情的态度,得罪在所难免。所以——不要试图像个男人一样工作、生活,不要总是像个女人一样工作、生活——成为了我雷打不动的价值取向。 

  这是我从大学开始读《南方周末》摘抄下来的一些关于男女这啊那啊的专栏,当然我也经常卖弄自己的文采以邮件的方式回答大学生和朋友的问题,现在想想出发点很诡异,并不是真的想去帮助他们,反而像是帮助自己。不过怎么写,都上不了正席,比不上我如下选择的优秀文章,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我可能更站在他们这边,而非列祖列宗,先哲圣贤们。 

  以后大伙也就不要问我了,我的价值观也在下面,这个话题讨论得又烦躁又讨厌,不就是那点破事儿么! 

  爱情时显得卑琐 放荡时显得坚贞 

  ——一夜情 

  在我们小时候,没有黄书可以看,只能看中国作协会员们写的爱情小说,男女主角们上床了,完事儿以后(可惜过程都写得很简单),有几句话是必定会出现的: 

  “我的第一次给了你”, 

  “我是你的人了”, 

  “你不能不要我”。 

  如果这几句话都没有出现,那么,女主人公在两个月后,倒是只有一句话:“我有了!” 

  男主人公在这种情形之下,只有无条件投降。上床原来是婚姻契约中最后的画押程序,终生反悔不得。 

  现在是伟大的后现代,上床就只是一个过程,希望用它来赢得未来,真是生不逢时,太幼稚了。 

  一个生不逢时而且不幸的女人,希望把one night stand完成天长地久,甚至把那一夜当成奴隶自由夜,解放她的性欲,甚至是从痛苦中营救出来,那一夜,不仅充满了性的激情,还充满了悲情。 

  一夜情虽然不见容于爱心、正义与良知,但毕竟是那两个人的自由选择,与其他人没什么相关。带着天长地久的信念去玩一夜情,仿佛是买六合彩而指望必中一等奖。结局只能是输掉本金和希望。 

  任何一类女人都有可爱之处,有不可爱之处,没有哪一类女人是不可爱的,没有错的女人,只有错的爱情。 

  玩一夜情,灵与肉的分离,原本要追求轻逸,却玩出悲剧故事,当天长地久得到时,只能把一夜情重新还给一夜。 

  标准的一夜情人,就是此夜之后,从人间蒸发。 

  我最烦那种又要玩一夜情,又要玩牵肠挂肚的人,这种人不配有放荡,也不配有爱情;沦落到爱情时显得卑琐,放荡时显得坚贞。 

  灵与肉的双重失落 

  ——婚外情 

  如果一个与你完全不相干的男人对你说:我完全可以抵抗任何红粉的诱惑,心如止水,坐怀不乱——其实,一个男人真的对你说这些话,恐怕就是在向你表白,他已经对你着了迷,心如滚水,满怀遐想了。 

  你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话。因为女人天生是男人的克星。 

  但男人天生也是女人的克星。不然,这世界上不会存在那么多的怨妇。我相信,只有一个男人对你说那些谎言你会相信,那就是你的丈夫。因为他对你说了真话你不相信,自然可以反推出你喜欢听他的假话。 

  你的丈夫说:外面有很多诱惑,万一我有了外遇,请你一定原谅我一次。作为交换条件,我也会原谅你一次——如果你做了什么事。他的论述方式虽然粗俗,不幸的是,这些粗俗的话却在很大程度上是真的。 

  让我转述一些精致一些,科学一些,严谨一些的结论,你也许听了会继续痛苦,这些话像是你丈夫去做学问得出的结论。美国的性学大师海蒂(Shere Hile)在她的权威的性学报告中对男性偷情的结论是:大部分男人对于婚外情很少表示内疚或者后悔,同时他们也不认为婚外性行为和他们妻子之间的问题有什么关联。 

  有个受访者这样描述自己的想法与行为:很难抉择要过哪一种生活,保守体制的一份子,还是自由。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目前,我和我太太过着稳定、受人尊敬的生活,但是拥有长期的婚外情让我享有另外一个圆满人生。我知道这是欺诈,但是我不这样做恐怕是对自己的不忠实。 

  这个人用到了“体制”、“自由”、“欺诈”、“自我忠实”这些概念,想来知识层次要比你丈夫高很多,但是他们的结论是一样的。男人在性方面的思维器官并没有大脑褶皱,要警惕那些声称用脑子来考虑性问题的男人,那很有可能意味着他已经没有任何性问题了——没有性,自然就没有性问题。 

  知道这些性学常识不是为了把男人的性彻底庸俗化,不是说从此就把他们当成种猪种牛,以交配作为中心。你万一这么要求男人时,他们往往并不具备种猪种牛的战斗力,反而会平添诸多失落。对男人,你既不能对他的脑子有过高的估计,也不能对他的性能力有过高的估计。不然,你就要承当灵与肉的双重失落。 

  你丈夫不知道谎言对婚姻的帮助。他已经做好了迎接婚外诱惑的准备,随时准备宽衣解带,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婚外性行为迟早会到来,也许他未必有魅力得到一个像样的情人,可是,他可以像他说的海员一样花钱了事。你也许想想都恶心吧? 

  不幸中的万幸是,你丈夫非常诚实,而且并不实施双重标准,你原谅他一次,他就原谅你一次,这种诚实也许你并不需要,但它还是有利于你的,如果他一旦发生婚外情,你就永远无法原谅他,那么,你至少不会被他蒙在鼓里。因为做得小心的话,骗你一辈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在第一时间知道全部事实,有利于你进行判断,要么改变你自己原谅他,或者也出他妈的一次轨。你不愿改变自己的可能性很高,毕竟你天生不是那种人。当然,也不能说你诚实地丈夫就错了,这个世界上有无数关于性的观念,关于婚姻的观念,它们可能冰炭难容,却无非可言。不必尝试你改变你的丈夫,他是一个有力量坚持自己观点的人,即使你动用强力胁迫他收回那些真实的告白,你只是得到了一个骗子,他还是会在外面搞他的。 

  婚姻是个契约,他提出的这条婚外情最惠国条约,你不同意,可以不签的,你也没有权力让他不提出条约。这个条约又是如此重要,以至于达不成共识就会影响你们的婚姻基础。那么,你们这桩婚姻就散了吧,你们会成为一对夫妻本来就是很奇怪得事情,趁早分手,大家都没有拖累,重新开始。 

  安全、自主、相爱的性 

  一个人成年以后,他可以投票决定公共事务,更应该对“私务”作出自己的选择,性就是其中一项重要的私事。我一直对那些尝试管制成年人性接触的举措感到无法理解,它除了毫无实际效果,浪费资源以外,更是对个人权利偷窥似的野蛮干预。鉴于此,我认为成年学生,性是他们的隐私,他们可以自己做主。只要是学生身份就不可能有性,这是荒谬的想法。很多研究生博士都是中年人了,他们也不能有性?当然了,这些中年人更好管,想偷懒的时候可以说:亲爱的,你看,我们学校有规定不能做,等几年后我毕业了再说吧? 

  性除了自主以外,再兼具安全与爱,要件具备了,自然而然地发生,就是值得祝贺的成年事件。而且“心理上没有任何不适”,这就更好了。 

  奇怪的是,很多人像你一样,认为一定要有些不适才对。这也许是长期以来活在“性威慑”之下的结果吧,这说明恐吓与管制绝不是最好的性教育。曾经有位姑娘,坚信她只有领了国家的结婚证书,才可能怀孕。这样一个“纯洁”的人,是最尊重任何管制条例的,可是这种“纯洁”对她个人,对整个世界,有什么益处吗? 

  只要直面,不神神鬼鬼,性其实很简单,我们再复述一下这三条:安全,使用安全套,不要造成疾病与意外受孕等后果,要确保每一次性都能像神舟五号一样安全,不出人命;自主,它是一个成年人自由意志的决定;爱,与你真正爱的人做。 

  不忠诚,就更苦 

  ——关于激情过后和忠诚 

  从逻辑的角度来看,如果你找到一个人完全同意你关于激情的观点(没有激情的生活犹如没有生活,没几个人愿意白过日子。)你们彼此的困扰就会非常少,无论这个共识多么惊世骇俗。萨特与波伏娃的关系,就建立在他们之间的这个约定:在两个人的情感关系中,彼此的个人空间完全开放,不要求对方忠诚。有意思的是,这桩事先张扬“不忠诚”的爱情,却比世上多数宣誓忠诚的爱情长久得多。可是,即使是以萨特和波伏娃的智慧与定力,他们维持这种约定都非常辛苦,在自传中,他们都承认要经常与自己内心深处的嫉妒抗争。 

  我想,即使没有科学研究,许多人都知道,在爱情中,最难对付的,就是彼此熟知后带来的厌倦,所谓的七年之痒。在速度加快,内涵却未必增多的现代生活中,我怀疑恐怕七个月就开始痒了。在厌倦感加剧的背景下,爱情宣言还是把忠诚放在第一条,将来恐怕也还是会这样。忠诚绝对是爱情仪式里最重要的祭品——即使做不到,也一定要嘴硬。用“人性的虚伪”这类套话来总结,也许就失去讨论的意义了。这其中,其实有理性选择的成分在:忠诚会带来厌倦,背叛会引发嫉妒——绝大多数人的反应是这样——在厌倦与嫉妒中,嫉妒对自己或他人的伤害是最大的,严重的嫉妒甚至造成整个社会的崩溃。所以,人类在长久的爱情史中,选择了伤害比较小的忠诚。从这个角度看爱情,也许觉得有点苦。 

  但爱情就是有点苦,而不选择它,就会更苦。 

  灵魂的弦(张小娴) 

  ——关于一见钟情与爱情 

  有时候,你说不出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他长得并不特别好看,也不够完美。然而,他把你完完全全吸引住了,因为他有灵魂。 

  只有灵魂才能触动灵魂。 

  为什么你觉得甲有灵魂而乙没有?因为甲的灵魂能与你的灵魂产生共振。 

  当一根小提琴的琴弦被拨动时,会引起同一个房间所有弦乐器的共振,即使这个震动微弱到耳朵根本听不见,但是,敏感的人都能感受到这种共振。当灵魂那根弦被拨动了,身体和爱也会产生共振。 

  我们爱上的,是一个能拨动我们灵魂那根弦的人。这种感觉太玄妙了,很难去解释,以至我们只能说:“他有一种属于灵魂的东西。” 

  有一天,当你不再爱眼前的人,也许是因为灵魂那根弦断了。 

  愿它们能够帮助到你! 
本文[爱情时显得卑琐 放荡时显得坚贞]由sf256.com于2010/8/25 14:31:25录入本站!欢迎更多朋友投稿!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